• 亲情故事
  • 爱情 故事
  • 情感 故事
  • 哲理故事
  • 名人故事
  • 平易近 间故事
  • 鬼故事
  • 现代故事
  • 传奇故事
  • 寓言故事
  • 童话故事
  • 神话故事
  • 您如今 的地位 :书业网 > 故事 > 爱情 故事 > 正文

    [短篇鬼故事《红色 旗袍》]清影旗袍的鬼故事

    来源 :书业网 时光 :2018-11-13 06:23:13

      “你认为 这衣服怎么样啊?”邓欣宇问道,小洁点点头 ,似乎是看中了。细心 的看了许久,“好吧!就买它了!”

      小洁是一名白领,从小只有顾进修 的她几乎没和任何异性有过接触,同伙 也不多。不过 去世 党还是有的——邓欣宇,是和小洁从小玩到大年夜 大年夜 的,她和小洁完全 相反,在她的理念中,要是让她天天 沉没在书堆了,还不如不活了。并且 小洁的性格 比较 内向,邓欣宇则是出了名的奔放,在高中时,只要是长得姣好 的,身材 精壮的,她都邑 尽全力搞到手,搞完就换,在她眼里永恒的爱情 根本 不存在。

      故此,她们四周 的人都很诧异,如斯 性格 相反的两小我 关系却是铁打的一般。邓欣宇固然 花心,但她尊敬 小洁的性格 ,在她面前不会随便 忽略 介绍男同伙 ,也不会把小洁带到人多嘈杂的处所 ,以免乱了小洁的心神。

      现如今 ,二人都已经有了工作,四周 的同伙 也差不多都成家了,连欣宇也貌似找到了真爱了,就差小洁了。再吃上几回蛋糕,小洁就要步入30岁了,连邓欣宇都为她焦急 了。可小洁不在乎,她认为 缘分到了天然 会有的,与其找个她爱的,不如找个爱她的。

      过几天,要去参加 好同伙 谢晓兰的诞辰 宴会,邓欣宇鼓动 小洁买一件显眼一点的衣服,到时刻 把世人 的眼光 吸引过来,让晓兰也爱慕 爱慕 。在邓萍如洪水般滚滚 一贯 的请求 下,小洁只好缴枪屈膝屈膝投降 。

      一世界 来,小洁和邓欣宇逛了很多 若干 大年夜 大年夜 厦,都没有小洁爱好 的衣服。两人都已经饿了,便随小洁分开 闹市前去 老街,想找家小吃店回味回味儿时的味道。老街还真老,街面是用青砖铺就,店面也都是老式的木板门,途中经由 一家古董 店,以前没见过,似乎是新开的。小洁立时 有了兴趣 ,也不管饿不饿了,拉着欣宇就进去了,也不管邓欣宇抱怨 与否。

      这家店还挺大年夜 大年夜 ,只是有点昏暗 ,天花板的日光灯似乎不是很好,有的在一贯 地闪着,有的就连灯管都没有。老板则坐在门口看书,也不管客人买不买,连呼唤 都不打一个,冷淡 的很。不经意间,一抹红影映入眼帘,回神一看,是一件旗袍,那色彩 红的似乎 似乎 天边的晚霞,却又有可以或许 穿透晚霞的生命 力,就像有鲜血在个中 流动一般,充斥 活力 。小洁一眼就看中了,旗袍左胸上绣着一簇盛开的牡丹,正合小洁的口味 。小洁连价也没还就没下了,她捧着旗袍一脸喜悦的回了家。

      晓兰的诞辰 到了,小洁履约 而至,一身红色旗袍吸引了在场合 有人的眼光 。虽说在场有不少人也穿了红色的衣服,但不知怎得,在小洁的旗袍面前皆黯然掉 落 色,并不是色彩 不如小洁的鲜艳,是因为 在小洁那身充斥 活力 与活力 的红色穿透了所有的色彩 。

      这天然 吸引了不少异性的眼光 ,有不少人来邀请她跳舞,都被小洁拒绝 了,小洁有自知之明,她不会跳舞。毕竟 在小学时的跳舞 课中,一学期让自已的舞伴换了七双舞鞋。之后就再没跳过了,虽说本身 很想跳,但其实 不想让伴舞的脚受伤。何况 ,来请她的人都不合本身 的幻想 ,直到一个陌生 须眉 的来到。

    红色  旗袍

      不知为何,小洁被他吸引了,他并未有出众的容貌 ,穿戴 也是一身不合 的礼服 。可为何,会令小洁如斯 这般心动呢?并且 ,小洁还认为 本身 似乎 熟悉 他,良久 以前就熟悉 。小伙子固然 没有措辞 只是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但小洁却像无比懂得 他一般便起身与他跳起舞来。也不管本身 会不会跳,但她的同伙 和她本身 都惊奇 的创造 ,小洁不只 会跳,并且 跳的相当有水准,不亚于专业的跳舞 演员。本来 就很吸引眼光 的红色身影立时 吸引了全场人的眼光 。

      毕竟 从小并未有多做什么活动 ,小洁有些体力不支了,于是在全场人的掌声中,小洁疲惫 的回到了本身 的座位上。而那位小伙子也似乎明白 了小洁的疲惫 ,鞠了个躬就分开 了,很快便消掉 落 在人群中了。谢晓兰在一旁看的直咬牙,今天好歹是本身 的诞辰 宴会,小洁把别人的眼光 都吸引了以前 ,搞得这宴会成了小洁的专场了。

      归去 的路上,欣宇一个劲的夸着小洁,因为小洁的出现 ,本身 也好好的在晓兰面前炫了一把。晓兰那爱慕 与嫉妒的模样,欣宇看在眼里,喜在脸上。小洁也很高兴 ,与欣宇聊得不亦乐乎。

      “没看出来啊,以前能把班里最油滑 的男孩子踩得哇哇叫的你居然还有如许 的本领 啊!”

      “哪里哪里,瞎跳跳的。”

      “哎!可惜 ,要是有小我 做你的舞伴,估计 会跳的更好看 !”

      欣宇的一句话如同 冰冷 的鬼爪一把揪住了小洁的心,小洁立时 心里一紧,一股莫名的寒意使得小洁全身 一怔。

      “你刚才 说什么?”

      “我说你缺个舞伴啊!怎么溘然 神情 这么白啊?不舒畅 么?”

      “没……没什么。”小洁如同被雷击中一般,全身 打了一个颤抖 ,莫名的恐怖 囊括 了小洁的身心,三分醉意刹时 全消。如今 正是夏季 ,可为何,小洁冷的直打颤。

      小洁在战栗中迷含糊 糊的回了家,爸妈都在老家,本身 一人在这陌生 的城市里靠本身 的尽力 获得 了如今 的一所房子与稳定 高薪的工作。这所房子本身 住了6年了,已经熟悉 的不克不及 再熟悉 了。可是如今 小洁心里却有那么一点陌生 ,当然只是那么一丝丝,很快被小洁遗忘了。

      今天晚宴跳舞跳的太拼命了,全身 都没了力量 ,草草洗了个澡便倒床上沉沉的睡去了。也许是在宴会时髦 奋过度了,小洁猛的从梦中醒来,彻骨的严寒 冻得小洁全身 直颤抖 。值是夏季 的如今 ,没事理 会冷成如许 啊,白气都从嘴里呼出了,小洁将毯子裹得更紧了些,白晃晃的月光将小洁的房间照的通亮。如斯 通亮 的月光小洁却无心在意,小洁是侧着身子背对着窗户睡得,半夜 醒来小洁应当 看见的是雪白的墙壁。如今 这月光将这面墙找的更白了,嗯,是很白啊,正因为白,才使得墙上的影子是如斯 的清楚 ,一个直挺挺的女人的影子,在风的吹拂下及腰的长发一贯 地摆动着。

      小洁想翻个身,却动弹不得,似乎本身 被钉在了床上了一般,无论怎么使劲依旧无济于事,是梦么?小洁如许 想着,但这彻骨的严寒 似乎 不是梦里能认为 到的。那女人依旧站在那边 一动不动,似乎只是在盯着本身 ,小洁认为 到了一双凶恶 贪婪 的眼睛,她害怕 极了,心也跟着激烈 地跳动着,就似乎 要跳出来一样。而之后的一幕更是另本身 不明所以,黑影所对应的头部,一双血红的眼睛猛地展开 了,随后一小我 从影子里慢慢的走了出来,依旧是那张惨白 而漂亮 的脸,依旧是那副笑容 。可是在小洁眼中,他已不再是那个 令本身 心动的小伙子了。他的脸上只有令人恐怖 的贪婪 之情,就像吸血鬼赶上 可口的鲜血一般。

      去世 后 的影子动了,一个熟悉 的血红色身影飘到面前,那是本身 的旗袍。旗袍本身 在动,但墙上留下的却有头有脚的影子。逐渐 地,影子与旗袍重叠在了一路 ,一个没有头的女人出现 在本身 面前,影子却是有头且长发及腰。她似乎去世 了良久 了,腥臭迎面 而来,一滴滴殷红从脖颈处流出。小洁创造 ,本身 的脖子居然也在流血,就在眨眼的刹时 ,小洁已经与女鬼零距离了。小洁吓得张嘴大年夜 大年夜 叫,可嗓子像卡了什么叫不出来。一只冰冷 的手掐住了小洁的脖子,越来越紧,紧的喘不过 气。另一只手则一把揪住了本身 的心,逐渐 地视线模糊 了。恍惚间,不知何时小洁已经站了起来。床上则躺着一具无头女尸,女尸左手的胎记告诉 本身 ,那尸首 正是本身 。

      也就是说本身 的头已经不属于本身 了,而尸首 胸口正流着鲜血的洞穴 告诉 本身 ,心也不再是本身 的了,就在那双不属于本身 的手上,一颗心脏正跳动着。逐渐 地,小洁的嘴角略微的翘了,身材 似乎取得了头部的主导权。一种不属于小洁的陌生 女人的声音从小洁的嘴里发出,“傻姑娘,如今 这旗袍的主人回来了,多谢你了!”她捧着小洁的心交给了须眉 ,“拿去吧!你应得的。”

      小洁的脸逐渐 裂开,“啪!”跟着 一声清脆的声音,一张陌生 的脸演变 出来,女子对着镜子知足 的笑了笑。径直走进了镜中,须眉 则一脸诡异的笑容 ,拾起地上小洁的脸,“我的收藏 品还有这个哦!”说罢遁隐于黑影之中。

      似薄似厚的云遮住了明月,小洁的房中寂静 无声,屋内与屋外的温度就像是穷冬 与炎夏 。两个似人似鬼的不明生物早已离去,留下的只有一具不完全 的尸首 ,窗外的风蹿入屋内,“呜呜”作响,似哭似笑,似哀似嚎。